首先映入飞行员眼帘的

2018-10-06 07:09

认真做好进近简令,充分利用机上导航设备,确切掌握飞机位置。有疑问时应及时向空管部门证实。不论是起飞,还是进近落地过程,机组都要确认所用跑道,并交叉证实。

对于机场滑行道、联络道编号,国际上通行的做法是一条道只用一个字母或者以一个字母加一个阿拉伯数字作为编号,在无线电陆空通话中简洁明了。但国内某机场要用两个字母表示,虽然这也符合规定,但鲜有机场使用。有的飞行员在该机场落地后,听到空管指令,短时间内居然不知道该如何滑行。第一次飞这个机场的机组,往往不得不将飞机先刹停,然后对照机场平面图,一个道一个道地核实,生怕弄错了。有的飞行员调侃道:这个机场的地面滑行道使其晋升为“复杂机场”了。所以,机场管理者应该定期和飞行员沟通,征求其对机场勤务保障方面的改进建议。除了旅客外,飞行员才是机场运行的用户。飞行员飞起来顺手、省心,也会对机场管理作出好评。

三是天气不佳。其主要表现是能见度低或者因为间断低云,飞机到了最低下降高度,留给机组辨认、判断的时间非常短暂,导致忙中出错或因为“先入为主”而出错。然而,对于n机场发生的不安全事件,当时天气晴好,应该在比较高的高度就能发现机场。另外,其降落时间为10时左右,太阳已经升得较高,可能存在刺眼因素。但是,经验表明,其影响应该不算大。

对于不止一次发生落错跑道不安全事件的机场,基于人为因素考虑,应多为机组提供一些切实可靠、简便易行的辨认参考。微博账号为“jeffwell”的机长向笔者介绍了美国波士顿机场在容易被误以为是跑道的平行滑行道上漆上了醒目的“taxi”(滑行)字样,不失为提醒机组、防止飞机落错跑道的良好手段。笔者之所以为波士顿机场“点赞”,不仅因为其管理者懂得飞行安全、懂得人为因素,更在于他们真正在为飞行员服务。

在飞行界享有很高声誉的周易之机长,通过微信朋友圈让笔者分享了他在国际航空运输协会关于跑道混淆的研究成果。他提出了4点建议:确保飞行前准备质量;加强机组资源管理训练,突出“交叉检查与相互证实”;在进近过程中,监视导航数据和仪表的指示;在多跑道机场降落时,警惕跑道混淆。笔者认为,这些建议非常合理,也具有可操作性。

要认真进行预先准备,仔细阅读相关机场航图、pib和机场运行特点。无论是起飞机场、目的地机场还是备降机场,对其基本信息、特点和特殊规定要求都要认真阅读熟记。

二是进近方式多为非精密进近,尤其与vor进近、目视进近有关。对于vor进近,因为机场vor台多数安装在跑道侧面,并不在跑道延长线上,五边飞向跑道的进近方向与跑道方向往往存在几度的交叉角,跑道并不从机头正对着的地方出现,首先看到的也不一定就是应该降落的跑道 。对于目视进近,近乎原始飞行,难度更大,全凭眼睛搜索判断。然而,眼见并不一定为“实”。加上vor进近方式只有一定精度的水平方向引导,而无垂直方向的引导,下降高度的时机、快慢、高度与距离是否匹配等问题,会耗费机组非常多的精力。

五是多发生在“不停航施工”的机场上。对于新修的跑道、滑行道,如果机组准备不充分,按照老印象去飞,很容易“张冠李戴”。 新修跑道与滑行道(实际上就是之前的老跑道),在宽度、长度和结构上相似度很高,稍不留神就会弄错。近年来,落错跑道的不安全事件,几乎都发生在兴建第二条跑道竣工前后或者之后一段时间的运行中。

在直接准备时,要认真阅读航行通告,特别要注意机场有无施工和特殊要求。机组的每一名成员都要进行仔细研究,如有不明确的地方,应及时向值班签派员了解情况,以做到心中有数。

那么,从机场管理、航空公司安全管理和训练的角度,如何防止落错跑道的不安全事件呢?

近日,某航空公司执行飞往n机场的航班。虽然该机场天气晴好,但原本应该在05号跑道降落的飞机,在采用甚高频全向信标/测距机(vor/dme)方式进近时,却错落在了a滑行道上。所幸未对其他飞行造成影响,航空器无损伤。

(作者系民航局特聘专家、中国民航科学技术研究院总飞行师、机长)

通过统计分析,笔者发现落错跑道有以下共同点:一是多数落在与主降跑道平行的滑行道上。这些滑行道要么看起来比较显眼,要么先被看到。人的视觉神经对横向移动的、显眼的、发光发亮的物体非常敏感,往往一眼就将其锁定了。一旦锁定了目标,人们往往就会陷入“先入为主”的陷阱,而忽视其他的相邻物体,使“交叉辨认”等措施降低效用甚至失效。

认真落实检查单制度,不操纵飞行员在确认好正确的跑道方向后,再报告给操纵飞行员。

严格机组配合,加强机组资源管理。特别是在进行非精密进近时,落地要严格按照非精密进近的航图去执行,不得提前预偏。

对飞行员朋友来说,笔者想引用某航空公司的提示,和大家一起共勉:进行非精密进近时,务必确认所落跑道,注意区分跑道与滑行道,认清跑道标志,避免看错。对于防止落错跑道,还有一些具体要求需要进一步强调:

错落跑道的不安全事件之所以屡屡发生,证明了“墨菲定律”无处不在。非精密进近,除了容易发生可控飞行撞地外,落错跑道、落错滑行道是其风险之一。因此,对于双跑道运行、不停航施工、老跑道变滑行道的机场,航空公司要评估其风险,采取相应的应对措施,作为机组预先准备的风险提示。在进行“进近简令”的过程中,一定要将其作为重点内容。

从人为因素角度考虑,飞行员预先准备不充分是首要原因,特别是对机场场面结构,跑道、滑行道之间的相对位置关系,以及对“不停航施工”“改建、扩建机场”之后带来的变化并不上心,对其中隐藏的安全风险不够关注。在进近着陆的过程中,机组也没有将“辨认跑道”作为重点,过分相信自己的“第一眼”发现。另外,在进行“进近简令”时,机组对如何找机场、如何区分辨认跑道等重要内容,讨论不充分,分工不明确。还有就是缺乏机组间的交叉确认,即机组间各行其是,主操纵者或者机长说“是”,飞机就落下去了。

n机场的跑道是新修建的,与之平行的老跑道被改为a滑行道。05号跑道方向为048度,vor/dme进近航迹为052度,与跑道方向有4度的交叉角。因为a滑行道在新跑道的西北侧,飞机进近轨迹由西南向东北延伸,首先映入飞行员眼帘的,应该是a滑行道,然后才是新跑道。

四是阳光晃眼。当太阳角度偏低,飞行员正对着太阳进近时,如果跑道与机场平面颜色对比度偏低,飞行员因为晃眼,容易将发亮、发白、发黑等引人注意的道面当成跑道。如果机场平面和跑道都是水泥材质的,呈现灰白色调,再遇到草色枯黄的季节,扬沙一起来,很难一目了然地认出跑道。

从客观上讲,发生落错跑道的不安全事件,道面标志不明显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站在地面上看,这些标志可能很清楚。但由于多种不利因素,从空中远看可能就不那么清楚了。当然,基于“人—机—环”理念,人是最重要的,也是必须承担责任的“最后一道安全关口”。

由于大量使用gps导航,数据库又很精准,近年来,发生飞错机场的情况非常罕见。不过,飞对机场但落错跑道的事情,却常有耳闻。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飞行员落错跑道的?又可以采取哪些措施来避免这类不安全事件的发生呢?

同时,训练是保障飞行安全的重要基础。因此,要选择五边交叉角度大一些、道面复杂一些的机场,作为模拟机训练非精密进近的机场;将“找机场”和“辨认跑道”作为训练要点,树立飞行员的防错意识并提高其判断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