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岛在外避难者起诉东京和日本政府

2018-07-02 06:37

日本环境省表示,如果发生南海沟大地震,日本全国产生的废墟量最多将为3.49亿吨,是东日本大地震的11倍之多,处理这些废墟需要20年时间。

重建计划几乎成为废纸,福岛人民仍未回归正常生活,安倍政权此时决定重启核电,无疑是在福岛人民的伤口上撒盐。

尽管有种种反对声音,但是安倍“舍不得”放弃核电。核电约占能源供给的30%,核电站关闭后电力短缺已经成为日本经济复苏的掣肘。缺少廉价能源供给更是日本经济界的“心头之痛”。

宫城县一名小学生家长透露,“小孩亲眼目睹了海啸和避难所的生活,本来也不会留下特别的心理创伤,但是在临时住宅区生活了2年半,期间多次转学,熟悉的朋友也去了别的学区,周边的环境还是‘不正常’”。

为了安倍经济学和军事学,安倍断然不会因为几封书信和诉讼就放弃核电。但是,福岛第一核电站虽然已于2013年12月实施全面废炉,但仍经常泄漏高放射性污染水。最近一次4号机组靠山一侧储水罐约100吨高浓度核污水外泄。

2014年1月,日本政府地震调查委员会发表的南海沟活断层和海沟调查也显示,南海沟沿岸在30年里发生里氏8到9级地震的可能性上升至70%。根据日本政府公布的应对方案,届时以太平洋沿岸为中心的茨城县至冲绳县,共计30个都道府县705个市町村将遭到破坏。

nhk调查显示,目前,日本地震重灾区岩手、宫城、福岛三县约80%灾民对复兴状况感到“担忧”,其中92%认为“复兴住宅灾害公营住宅建设”和“宅基地供给”迟缓或有些迟缓。但是,日本政府核能灾害现地对策本部却发布消息称,将推迟1年解除对福岛第一核电站所在地的避难指示,当地政府不禁发出“先前制定的城建计划如同废纸一张”这样失望的声音。

日本文部科学省的“问题行动”调查显示,2013年宫城县约2511名中小学生逃学1个多月,福岛县也有约1566人逃学,比上一年增加5%。

3月7日,以德国为据点,由日本人及德国人组成的推进“脱核电”市民团体公开向驻德日本使馆提交寄给安倍晋三的书信。信中明确要求日本政府停止重启核电或新设核电站,敦促日本政府妥善处理放射性废弃物。不久前,福岛在外避难者起诉东京和日本政府,要求赔偿损失。

据推测,该次地震最大震级将会达到9级,并或将出现超过30米高的海啸。届时死亡人数将高达13万人以上,其中9成将会是大阪市内的人,大阪府的建筑物等的损失将达23.2万亿日元。

此外,共同社先前报道,冷战期间美国向日本提供了300多公斤武器级钚作“研究”之用,这些钚足以制造40至50件核武器。从2010年起,美方反复催促日方归还,但日本一直以研究为由拖而不决。日本虽然在表面上坚持“非核三原则”,但实际上早已是一个潜在的“准核国家”。安倍对核电的“依恋”,或出于“安倍军事学”考量。

另一方面,就在今年2月25日,日本政府确定新的《能源基本计划》草案,将核电定位为“重要的基本负荷电源”,明确核电仍将处于日本电力生产的核心位置,政府将推进重启核电。至此,安倍政府已经彻底推翻民主党野田政权提出的“2030年零核电”的目标。

现在无法确认南海海沟大地震会否发生,如果成为现实,日本又将陷入怎样的情况,会不会重蹈福岛“噩梦”。而在重建推进三年后,灾民内心的伤痕,何时才能消除,仍是未知数。(完)

日本国土交通省也曾指示,地震发生起三小时内将以“救命”为第一紧要工作,确保疏散居民、铁路、船舶、飞机乘客等的安全。日本陆海空自卫队为此和美军联合展开多次救援演习,还计划让运输机mv-22“鱼鹰”登场。

此外,日本政府尚未决定中间存储设施(保管污染土等放射性物质)的建设时间,3年来存放在福岛市民住宅附近及稻田边的去污废弃物,也在他们心里埋下了不安的种子。

地震给人们的心里留下了难以愈合的伤痕。截止2014年1月底,福岛县内“震灾关联死”的人数已经达到1660人,超过地震直接致死的1607人。“震灾关联死”是指地震、海啸等不是导致死亡的直接原因,而是因震灾种下病因,过着避难生活时身体状况恶化,致使精神和肉体上的疲劳积累或自杀,最终导致死亡。

安倍的核电政策遭到日本国内外的强烈反对。安倍的政治“恩师”、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曾公开反对安倍的核电政策,批评其行为“不负责任”,并支持抱同样理念的另一前首相细川护熙参选东京都知事。

福岛第一核电站附近设置的这批为数不少的储存罐群,系用来存放经除铯处理后的污水,以待继续处理。其中仍含有多种放射性物质。东电方面早先曾经承诺,计划在2014年底之前完成对该核电站全部储存罐内废水的净化处理。而最近其高层人士表示要完成该目标已十分困难。

面对如此等级的“隐患”,日本政府正在着手制定相应措施。今年年初日本政府修改了《防灾基本计划》,安倍也指示各部门保护国民生命和财产,以确保“万无一失”。

去污作业迟缓、住宅建设滞后、孩子不能安心上学、稻田边埋着一包包黑色的“废弃物”,十几万人无家可归。3年来,福岛“复兴”之路磕磕碰碰,当地人民仍未过上正常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