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会是个好妈妈

2019-03-31 15:54

所以,在父母的安排下,我见到了光。第一眼见到他时根本没有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他长得很白净,表现得一直很有礼貌、很周全,这副面容,配上这样的举动,如果在古代的话,一定是个翩翩美公子。我在心中暗自描绘着他的古装扮相,不自觉地扑哧一下傻笑出了声。

我和光(化名)是经过相亲认识的。那时,我在城里打工,刚刚20出头,不过,依照农村的习俗,女孩子一到二十岁还没有结婚,就算是老姑娘了。城里的人不熟悉,同乡的人又觉得不可靠,也许是在城里漂泊久了,见到了太多太多不稳定的事吧,相形之下,我越来越信任和依赖我的父母,因为我惟一可以依靠的只有他们。

况且,他一直对我温柔体贴,凡事无论大小都征求我的意见,我觉得自己受到了尊重,我认为自己作为一个女性,一个生长在农村的女孩儿得到了倾听和重视。人,这一辈子,不就是要找个懂得疼惜自己的人吗?所以,交往了不到一年,我们就举行了婚礼。

婚后不到半年,他就变了,变得懒散、暴躁、蛮横。我不知道是我做得不够好,还是他本来就是如此,总之,我的一切他都看着不顺眼,因为一点小事儿,我们都有可能吵起来。吵得最凶的时候,更会大打出手,而打人如果成了习惯,也就成了以后我们每次吵架时的必经阶段。

或许是老天可怜我吧,在我们的关系一直僵持不下的时候,它赐给了我孩子。虽然婚后一直吵闹个不停,可是,我还是怀上了他的孩子,真怀疑这个还在自己的身体中成长的胎儿,是怎样挺过这一切的,可是,在这样拳脚相加、情绪大起大落的情况下,他还能存活下来,他会是我们关系转好的一个契机吧。

我们就这样开始了交往,时间长了,觉得他这个人还不错,对所有人都是客客气气的,和他接触的人都评价他很有礼貌,是个懂事的孩子。既然周围人都说他很好,也许他真的很好吧,都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我该相信大家的判断。

这一笑没什么大不了,倒是让周围的人都误会了,父母认为我同意了,媒人认为我点头了,他认为我对他是有意思的。这次相亲就在我稀里糊涂的情况下被众人定了下来。

婚礼是热闹而又隆重的,那是一个女孩子一生当中最美丽的时刻,可是为什么再往前一步却是无尽的凄凉?失望、背叛、咒骂、暴打一切都接踵而来,婚姻该是这样的吗?他,我的丈夫,要陪我共度一生的人,怎么会这样对我?

我怎样才能挽回这一切,我怎样才能让他和我说话,我想要主动示好,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如果他已经封了一切入口,我怎样才能重新进入他的心里?我还要怎样努力?

我到底是什么地方让你看不顺眼,你要这样对我?一次,我忍无可忍,终于喊出了这个心底里一直存在的疑问。

我以为他怪爸爸打他的气儿还没有消,我以为他是放不下男人的自尊,我以为再过一段时间,一切就都会好起来的,可是,我等了又等,等到的却是一张离婚书。而即使在这张纸上签字的时刻,我都没有见到他,我们之间断得什么都没剩,连一丝丝的空气都忌讳和彼此分享。

我不会是个好妈妈,我都不配做个妈妈,因为我连做个女人都没合格。也许,非常完美直播 ,我最该学会的是如何做个女人,做个不盲从、不委屈自己的小薇。

那次,我们吵得很厉害,最后,我哭得、闹得没了一点点儿的力气,我的父母闻讯赶来,爸爸最后还是忍不住打了他。场面很混乱,而所有纷乱的情绪也都似乎在这场混乱中找到了方向,我们的关系更加疏远了

最终,我没有留下这个孩子,因为我无能得连他的爸爸都留不住,他爸爸甚至根本没想过为了他而留在家里。后来,我才听说,他那时和一个更年轻的女孩子去了外地,去游玩。

可惜,他没回来,我在沙发上坐了一夜,都没有等到他。第二天,我出门去了娘家,告诉了他们这个好消息,家人都为我感到高兴,劝我以后好好过日子。本来,我是满怀着欣喜和满足回家的,可家里零乱的景象让我的心再次跌入低谷,这一跌就跌到了最低点。

我有些迫不及待地等着他回来,一连两个星期,他都没有回家,不知道他又到哪儿玩去了。我从来没有如此急切地期望他出现过,以前,对于他的迟迟不归,我是又担心又害怕,我担心他出什么事,希望他早点回来。第一次,结婚一年多来的第一次,我有了做妻子的感觉,我第一次觉得自己是在等着丈夫,我深爱的丈夫,我最关心的老公。

他开始不回家,回来后,也没有多少话,甚至连以前的牢骚、吵闹都消失了,家里静得出奇,静得让人心寒。

可是,我们都错了,我们都把他想得太好了,即使搬到了离父母近的地方,他对我依然照打不误,什么都没改变。

鲜红鲜红的手印和印章,我感觉那更像是自己的血。血,流了出来,心里被人捅了一刀,它在淌血

我以为家里是被偷了,可我怎么也没料到这一切都是我丈夫做的。在桌上,我发现了他的字条,寥寥几字,意思简单明确,却也冷酷无情到了极点,我要离婚。字条的后面,是一纸离婚协议书,上面,他的名字工工整整地签在那里,已经按了手印,盖了章。

好几次,我被他打得鼻青脸肿,实在忍不下去了,就跑回了娘家。父母见到我这个样子,自然不好受,可是也没法闹僵,思来想去,父母决定让我们搬到离他们家近的地方住,一方面方便照顾我,同时也可以监督他,毕竟在老人眼皮底下,他对我再不好、再厌恶还是要有所收敛的。

我再也不会相信那种表面上看起来彬彬有礼、随和可亲的人了,曾经,我以为他是个君子,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自己被骗得一塌糊涂。

屋里衣服随便散在地上,家具倒的倒、碎的碎,我们的结婚照更是被摔在了地上,相框已经破裂,里面的照片散落了出来,照片上那曾经幸福的笑容现在都被黑黑的脚印所取代,不知是哪个混蛋,在照片上踩了好几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