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责好姐妹在借机消费老婆

2018-07-24 06:53

虽然他不敢看她的伤疤,说听她换药时候的哀嚎会做噩梦。他是律师,深知舆论陪审团对一个人有生杀予夺大权,这个时候无论如何也不能退,他甚至急于完成这个程序,结束所有人的质疑,不给自己恐惧发酵的时间。2011年1月,selina曾经发过一条微博:“我哭道:我原本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阿中拍拍我的背说你现在还是最幸福的人啊!而且还是个很特别的人!我哭吼我只想当个平凡的人,结婚生小孩!”selina可以对自己亲近的人发脾气,喊出自己的恐惧,张承中不能,他能做的就是深情表白:“不知道老天爷为了什么,伤害了你,让我清楚地知道我对你的责任,更感觉你对我的需要。”患难中,他是真心的,也是迎合的。他恨不能扒开一颗不离不弃的心来,给唯恐他离开她的粉丝们看。

这样的人生,处处是雷,加倍消磨,怎么可能跟普通人一样呢。围绕张承中紧绷的舆论环境,一定也作用于可爱的无辜的涅槃的selina。她用力康复,用力忍耐,用力精彩,用力维护身边人,包括协调他们围绕着她的争议和矛盾。爱是她的稻草,也是她的禁锢。她自信地露出伤疤跑马,在终点瘫软在丈夫背上,幸福地说,我有老公背。幸福,是selina的康复内容和人生责任之一,她的幸福也是作为“全民女孩”的义务,包括分手,她都处理得如此没有瑕疵,就像一篇文章的标题《selina的离婚里没有坏人;鸡汤好喝,劫数难熬》。

婚礼之后是对孕事的万众关注,对于两人来说,都是不堪重荷。之后张承中出书《上苍选了你——全民女孩selina的地狱90天》,被指炒作。当hebe唱了一首写给selina的《你》时,张承中同样表示不满,指责好姐妹在借机消费老婆。张承中父亲是台湾知名政客,张承中成功当选“立委”也被看成是结婚的一种手段。压力下,张承中终于宣布放弃竞选。更别说张承中被爆出入夜店,和辣妹k歌新闻怎样骂声一片了。

可以想象,上周五晚上,selina对着全世界宣布,“我们爱过,现在不爱了。”多么如释重负,真实的结尾就是这样。

selina夫妇上周五宣布离婚,两个人的声明都在拼命揽责任。selina说自己没能成为一个贤妻,感谢张承中在最脆弱时的帮助,离婚是不想让彼此变成最熟悉的陌生人。张承中说失败的婚姻自己要负很大责任,他给出的理由其实很脆弱:一个是旅游达人,一个是工作狂;一个爱看综艺,一个爱体育……夫妻不一样这太正常了,一模一样两个人有什么意思啊。如果爱一个人,他(她)所有跟你不一样的地方都是惊喜。如果你不再接受一个人,即便他(她)跟你一模一样,反倒是资源争夺。差异可以是吸引,也可以是阻隔。

养病期间,在“何时带selina度蜜月”舆论的无形压力下,他无奈地说:“最快也要等到明年!总不能带看护去度蜜月,总不要还穿压力衣去吧。”再三强调其实对生活没有什么改变,他们现在跟一般夫妻没有两样。事实上强调自己跟普通人一样的人,都不是普通人。

本来一场郎才女貌的小儿女爱情,因为毁容演变成万众瞩目、剑拔弩张的公共事件,这种被舆论绑架的疲于应对很难得出健康自信的关系。烧伤后,selina两次退婚,任爸也掏心掏肺地说:“阿中,现在的萱萱已经不是以前的萱萱,跟你当初订婚的萱萱不一样了。任爸很感激你陪着过来,将来不管你有什么决定,任爸都觉得是对的。你放心,任爸硬朗得很,照顾爷爷之外再照顾女儿,没有问题!”阿中对selina说:“之前你没有空想婚礼的事,现在可以想了。”他给医生下跪,求医生救救未婚妻。他急于结婚,别无选择。每个人都拿出自己人性中最好最强大的东西来应对灾难,这也是对未来的剧烈透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