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还是照样回来得晚

2019-08-29 14:53

我没有吵也没有闹,不动声色地辞去工作,一心在家里照顾孩子。事业心再强,在我心里,家的概念还是大过天。

我说,我遇见了一个人,他对我很好。德凯说,嗯,那又怎么样呢?他的语气淡然得让我发疯。我克制住自己的感情,心平气和地说,我们离婚吧。这是我的最后一招,在我的计划之外,很险,但是我非走不可了。我被德凯刺激了。

我的离婚在圈子里像个。有的人说,像康薇这样的好女人也被男人抛弃了,这世界太不公平。也有人说,康薇这种狐狸精终于受到了惩罚,真是大快啊。人都是有两面的,我不在意别人怎么说。我只想做回我自己,最初的自己。

德凯也有很多所谓朋友,所谓朋友的朋友,天天和他们应酬在一起,他怎么没有想过为我找份这样的工作?

没有想到,德凯对我这一系列的变化,根本没往心里去。他还是照样回来得晚,手机里照样有暧昧短信,甚至存着别的女人的照片。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四五个月,我觉得和卓鹏的恋情都索然无味了,德凯还没有爆发,我多么希望他有所发现,哪怕打我骂我也好,但是没有,他的神色总是淡定得很。结果最后爆发的人又成了我。

我开始和那些平时我不愿意多接触的玩字号的嫂子们混在一起。反正德凯有的是钱,我请了一个钟点工,专门给儿子做饭,接送他上学放学,把他们爷俩的衣服洗得干净清爽。

德凯依然理直气壮:只要我心里有你,每个月按时给你家用,对你和孩子负责,不就行了?

回到家里,德凯很得意,他说我就是要你看看,外面的男人都是一些什么东西。你还是安心在家里,我又不会亏待你。

我旁敲侧击地打听,得知那个女人名叫蔓莉,和德凯在一个公司,因老公常年在外地,她天天守着女儿过日子。我了解到,她和德凯在一起也没多久,两个人都是为了排解寂寞罢了。但德凯的郁闷给我很深的震撼,难道我真的错了?反正我不愿意轻易失去德凯,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家散。

我心里依然有一个结,德凯心里还有没有我的?我问卓鹏,让他站在男人的角度来回答我的这个问题。卓鹏眯着眼睛看了我好久,又给我出了一个主意,不如你试试他。

我和卓鹏的太太谈了很久,我发现她爱卓鹏其实比我爱德凯更深。我承认,她属于那种比我更好的女人。这样的女人,卓鹏都可以,更何况我?

德凯却振振有辞:她能给我在家里得不到的温暖,她说一个女人如果连给自己儿子做餐饭的时间都没有,还叫什么女人?我就喜欢她这句话!

我的心,撕心裂肺地痛。我那个负心男人:我为你付出了这么多,工作都没有了,你为什么还?

我打定了主意,要离婚是件很容易的事,但是孩子不能没有父亲或者母亲,所以我必须做最后的努力,我又不想再求他,为了我的孩子,也只有这个办法。就这样,为了一个男人的心,我投入了另一个男人的怀抱。

没有人告诉,他也没有说,但是如果不是离婚了,他怎么有那么多的时间在外面玩,怎么有那么多的时间和我在一起?我懵了。我当即给卓鹏打电话,他承认了他没有离婚,还在电话里理直气壮,我又没有说过我离婚了啊。

做会计的人,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会非常忙。三十五六岁的时候,我是一家单位的主管会计,业务上的事加上管理上的事,忙得我连回家给儿子做餐饭的时间都没有。虽然一个月就那么几天,可是德凯还是不乐意看着儿子挂着钥匙到小吃店填肚子。

我地和他理论:你不是希望有个为你的女人吗?你不满意的地方我已经改正了,我做得这么好,你有点好不好?你不工作坐在家里,说到底,是想把我看牢,我告诉你,男人最讨厌这样的女人了!

学坏不难,打麻将跳舞一两个星期就学会了。玩谁不喜欢呢?我横下,他玩我也玩。

我故意在深更半夜躲到厕所里发短信,故意在卓鹏打电话来的时候跑到阳台上去接,故意和卓鹏一起到小区楼下的餐厅吃饭别人有婚外情是惟恐老公发现了,我是生怕老公发现不了。我豁出去了。

我在力所能及做,他却得了便宜唱哑调。我的好或者坏,全由他的心情而定。忍辱负重的我被德凯的态度刺伤了,我连的力气也没有了。

正当我在事业上如鱼得水之际,一天中午,我和同事在名典咖啡共进午餐,透过大大的玻璃窗,我看见人行道上,德凯的胳膊被另一个女人挽着。那个女人,非常完美直播 ,没我年轻,没我漂亮,但是一看就很会发嗲。德凯低着头,伏在她耳畔,亲昵地说着什么

德凯也是一个大忙人。他不止一次在我面前说过,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需要一个有的女人。我当然懂得他的暗示,可我也是读了十六年书出来的人,我不愿意让那些书白读了,希望自己活得更有价值。所以对他的话,我总是一笑而过。

卓鹏说,那样的男人,你还为他守着做什么?他目光炯炯地看着我。那是多么熟悉而久违的目光啊,曾几何时,德凯也这么深情款款地看我。我醉了。

德凯不好说我什么,他很清楚,我已不愿意做他的老妈子。这样的日子,过得我自己也轻松,眼不见为净,慢慢地,似乎德凯带给我的伤,也结了疤,不疼了。

话是没有错的,但是我不甘心。奋力挣扎了一场,扮演的不过是的角色。我在家里病了整整一个星期,不想吃也不想喝。我应该就此算了吗?看上去,我和德凯已经打了个平局。也许我应该算了,把日子过下去。

一天晚上,就我和儿子在家里。我守着满满一桌菜,一个劲地叫儿子快吃。儿子突然放下筷子说,妈妈,你最近变丑了。我照了照镜子,的确是。就是在那个时候,我想通了,既然我不了婚姻,那么我还是先自己吧。两个星期后,我和德凯协议离婚。

其实他早就对我有意思了,我知道,不然他也不会下那么大的力帮我。我也对他有好感,只是我内心深处还是珍惜自己的婚姻的,经他那么一说,找到了一个再好不过的理由:我只是在做最后的努力,试试德凯会有什么反应。

我和卓鹏开始走得很近,打麻将之余与他交心谈心,他我找份工作。我说我已经不适应外面的竞争了,也没有了工作的动力。他说那就找份轻松的,但是同时也能自己能力的。我说,哪有那么好的事?几天之后,卓鹏就给我找到了现在这份代账的工作。公司的老总是他朋友的朋友。

太平的日子没有半年,我在他的公文包里发现了。吵过闹过,接下来,又有一个陪唱小姐经常半夜三更往家里打电话,我离婚。再然后,我竟然发现自己被德凯传染上了脏病!两个人偷偷摸摸找地方治病,断断续续花了一两万,病还没有好断根。那个女医生看我的眼神里充满,她说,如果你老公的外心断不了根,你们的病想彻底治好,难!

对康薇而言,家的概念还是大过天。所以,为家庭,她甘心辞职做全职太太,甚至故意出轨,以试探负心的丈夫,看他还在不在乎这个家,在不在乎自己。而结果并非如她所愿。(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那天晚上回家后,德凯百般解释,我就是不肯原谅他。后来,德凯急了,他说,你以为我这样你没有责任?你应该好好检讨一下。什么,他有外遇,还要我?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在牌桌上认识了卓鹏,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很少听他说起老婆孩子,也没有人管他,大概是离婚了吧。坐在一个桌上,他的脚经常有意无意地在桌下探我的脚。起先,我挺讨厌他这种轻浮相了,后来有一次,他赢了,破天荒请我们吃饭,饭桌上喝了点酒,就着酒,我就把一肚子的苦水吐了出来。

德凯说,这是他的老婆孩子。我说,我知道,他离婚了,一个离婚的男人还肯这样陪老婆孩子,说明他有情有义,值得我去爱。德凯笑出声来,他反问我,谁告诉你他离婚了的?

卓鹏的意思是让我在外面也找一个,看看德凯的反应。我说我现在到哪里去找人?他暧昧地说,看看眼前人合适不?

我天天变着花样给他们爷俩做好吃的,眼看着德凯回家的次数就明显多了,终于有一天,他在我脸上印了一个吻,说,还是我老婆有女人味。不久之后,我从别人那里听说,他在蔓莉那里受了挫折,人家又寻新欢了。

有一段时间,德凯很高兴,他觉得我能坐在家里,他也是有功的。放眼看去,多少人的太太还在每天朝九晚五,为衣食而奔波。我做全职太太,说明他赚的钱足够养家了,多有能耐!为了配合他的好心情,我从不把他的糗事抖出来再提,还总是抬他的庄,点头称是。

我怒火中烧,急急起身冲出门去,来不及和我那些同事打招呼--不过相信后来他们也都看到了,我拦住了他们的去,给了德凯一个耳光。遇到这种事情,我实在是无法淑女。

德凯约我周日去咖啡厅。就在儿子培训的那所学校附近,他说我们聊完了就接儿子一起回家。我想他也许是要做最后的挽留,便高高兴兴地去赴约,上还在想,如果他求我回心转意,我要不要答应呢?刚一落座,他就给我一沓照片,卓鹏和另一个女人还有一个小女孩。

一两个月的时间,我们的生活又平静起来。但是,但是我心痛啊。我无法和德凯继续生活,因为我的好或者坏都改变不了他的生活现状,他只是想控制我。是的,如果我留下来,那么他控制我的会更强烈。想一想,在很长时间里,我是,总想着为一个男人而改变,尽善尽美或者玉石俱焚。太极端了,男里看重的不是这个,生活也不会因为我的改变而改变什么。德凯依然在外面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我不甘心,我觉得卓鹏对我还是有感情的,我去找了卓鹏的太太。那是一个文静的女人。她先发制人,她说,我知道你为什么来,他的事,我管不了,只要他每个月给钱家里,对孩子好,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更可气的是,搬来的救兵公公婆婆也这么劝。婆婆的意思更明显,我现在是靠她儿子养着,像这样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哪个女人不怄点这方面的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