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评委们来说

2020-01-01 18:47

东方早报:对评委会来说,集体实地考察是不是每一次评选的基本步骤之一?

今天,普利兹克奖颁奖典礼的现场第一次放在中国,2012年普利兹克奖得主、中国建筑师王澍将在人民大会堂领受此项殊荣。从3月中旬宣布这一结果以来,中国建筑界为之沸腾和欣喜,也不乏反思和善意的讨论。但普利兹克奖的获得,又到底会对王澍一直坚持的融合地域、传统和手工艺的建筑创作方式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对中国建筑界又意味着什么?

东方早报:所以首先是建筑本身,之后才去做研究到底是谁做了这个建筑?

“不需要中国人

东方早报:每一次普利兹克奖的颁奖都会选择在一个当地富有特色的建筑内举行,而今年的举办地是人民大会堂。

另外一个角度是,王澍代表了一种个人化的趋势。他对于建筑有着自己独特的理解和建造方法,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信号,通过研究来找到属于你自己的建筑语言。而我认为这也将对当代的中国建筑产生非常积极的影响。因为这是一个如此广大的国度,应该有产生各种不同风格的建筑的可能性。而建筑多样性的呈现正是人们充分了解建筑本身之后所产生的一个趋势。

玛莎索恩:这是一个非常棒的问题。我相信像王澍这样的建筑师,就我们所看到的他的那些建筑当中有着巨大的创造力,而且气场非常强大。而且他对于各种形式、规模的建筑都游刃有余,不管是做一个小的展馆还是一个高层住宅。所以,他现在已经做得非常非常好,假如他能够遵循这样的发展轨迹,他将不断做出杰出的建筑。

东方早报:1979年,普利兹克奖由凯悦基金会创建,对整个的评奖过程和机制有何影响?两者之间关系如何?

玛莎索恩:评奖的过程不是一个科学化、标准化的过程,我们花了大量时间讨论和交流。比如说,我会跟你说,我刚刚去了费城,看到了一座挺棒的建筑,你可能就会说,我还没有看过那个建筑,但是我听说过那个建筑师。所以并不是那么绝对的,我们在整整一年时间里,收集各种各样的材料和档案,再进行交流。

玛莎索恩:这是普利兹克家族选择颁奖典礼的地点。在两年以前,他们就已经希望可以在北京举行这一典礼,因为这座城市无论在过去、现在还是将来都非常重要。而具体地点选在人民大会堂举行颁奖典礼,我相信是普利兹克家族和北京市委沟通下,出于对具体事务的一些考虑(如物流和安全方面)而做出的决定。同时,这座建筑也是举办标志性事件的重要场所。

来提名中国人”

玛莎索恩:几年前,王澍就已经参加了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了。而关于他和他的建筑工作室的文章也已经从多年前就出现了。对于评委们来说,他们知道的建筑师非常多。其实我们并不需要有一个来自中国的人来告诉我们有另外一个中国建筑师值得注意,评委会对全世界的新的建筑师都非常了解,而我也会为评委会提供尽量多的这方面的信息。

东方早报:我注意到,帕伦博勋爵在评价王澍作品时提到,评委会曾经在去年来到中国考察王澍的作品。这是不是第一次将中国作为考察目的地?方便透露除了王澍的建筑以外,评委会还曾参观哪几处中国当代建筑么?整体印象如何?

玛莎索恩:我只能告诉你自己的印象。在我和其他人的交谈之中,我发现大家都对中国的悠久历史怀抱着巨大的敬意,无论是绘画、音乐还是古建筑。而中国的未来则让所有人都感到兴奋,可以说全世界都在看着中国——这里有那么多新的楼宇被建造、新的城市发展规划,潜力无穷,在这个过程中,中国会有一些什么样的新的理念、新的创意。

东方早报:我们知道还有很多知名的国际建筑大腕也在等待普利兹克奖的垂青,比如斯蒂芬霍尔或者伊东丰雄。那么,为什么会最终选择王澍?

风格建筑的可能性”

带着这些问题,在颁奖典礼举行前两天,普利兹克奖执行主席玛莎索恩(marthathorne)接受了早报记者的专访。从2009年起,索恩受到部分往年得奖者、学者、评论家与其他“在建筑领域具专业知识与兴趣”人士的提名,担任此职,获选的原因是“她对于国际当代建筑的广博知识”。谈及评选程序,索恩称这并非标准化、科学化的过程,而更是评委们不断收集资料和讨论交流的结果。在论及王澍得奖对中国建筑界的影响之时,她坦言,王澍对建筑的个人化理解对中国当代建筑界至为珍贵,“因为这是一个如此广大的国度,应该有产生各种不同风格的建筑的可能性。而建筑的多样性的呈现正是人们充分了解建筑本身之后所产生的一个趋势。”

第二种途径则是“不请自来”的。全球任何地方的执业建筑师都可以为奖项提名候选人,只要发给我候选人的名字(有些时候也会收到一个简短的作品目录和履历)。和其他很多专业的建筑奖不同,普利兹克奖没有规定的表格需要填写或者申请的。

玛莎索恩:对于普利兹克奖来说,实地探访建筑是一个特别并且重要的组成部分。因为实地感受一个建筑和看照片是完全不一样的。当我们一起旅行的时候,我们试图在一个地区里看到尽可能多的建筑,达到对整体语境和个体建筑的充分理解。评委会成员自己的旅行机会也非常多,他们也会抓住这些机会多看一些建筑。这是评委应该有的责任和热情。

“评选是讨论交流的结果”

在今年之前,普利兹克奖一直都让我们仰视、离我们遥远。虽然,其历届获奖者的理念和创作手法实际上已经从各个方面渗透进中国当代建筑师的作品之中,近年,也有不少普利兹克奖得主的大手笔作品成为中国的标志性建筑,如雷姆库哈斯的央视大楼或是赫尔佐格和德梅隆设计的鸟巢,但这一世界上最权威的桂冠建筑师的评选造神机制到底是如何运作,又如何能神奇地保证这些评出的建筑师确实能够经受住时光的检验担当起大师之名,则仍然不为人所知,让人如雾里看花。

东方早报:你说评判的标准是已经建成的建筑,也就是说对评选结果起到决定性作用的是评委们在特定的建筑中的直观感受以及对其的印象?

东方早报:事实上,由于普利兹克奖的深远影响,非常有可能的是,也会有一些国外的项目找到王澍去做。而王澍本人也在接受采访时说,自己将乐于接受这样的挑战。这对他日后作品的趋势会造成一个什么样的影响?

东方早报:我能够理解你无法透露行程的细节,但我仍然好奇,因为评委中的一些成员如扎哈哈迪德在中国建造了广州歌剧院等项目,而帕伦博勋爵和中国建筑界也很熟稔。他们对中国建筑的现状是一个什么样的印象呢?

玛莎索恩:非常抱歉,为了保证评委团工作的独立性,我不能透露他们的考察行程以及他们拜访的建筑的名单。当评委们一起旅行时,他们利用这一机会进行深入的对话,并参观许多各种各样的建筑,不管是新的还是旧的。通过这种方式,他们得以了解建筑的语境,并且对一个城市或者一个地区产生一种直观的感受。

“实地考察是评选的

玛莎索恩:对,最重要的就是已经建成的建筑的质量,以及在这个建筑中透露出来的建筑理念。假如我们回头看看普利兹克奖的历史,就会发现在某几年,普利兹克奖的评委语录中会评论称,获奖者同时也是一位很棒的建筑学老师或者一位很好的建筑理论学家,但是,最重要的是他们建成的作品,之后评委们才会去考量作品所带来的各方面的意义,最后形成了一个全面的印象。但假如只是一个建筑老师或者理论家,他是没有可能获得普利兹克奖的。这并非说我们是在寻找一个闪闪发光的炫目建筑,评委们通过不断的旅行看过无数的建筑,他们会提出哪里又有一些新的建筑,建筑师们想表达些什么,而这个理念是不是推动了建筑业前行。

玛莎索恩:普利兹克建筑奖的提名和选举过程十分特别。它建立在大量的研究和讨论基础之上。它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提名、投票的过程。我从两个途径获得提名的名单。第一种途径,我会给许多建筑界的专家写信并和他们交谈,希望他们给出一些提名。这些专家的人选包括历届的普利兹克奖得主、教授、建筑评论家,记者、博客写手、博物馆策展人、商人以及历届和现在的评委会成员,我很感激,因为总能得到很多很好的意见。

玛莎索恩:凯悦基金会像大多数其他的基金会一样,是设立了一个法律实体来帮助个人和企业因为特定的目的可以捐款给慈善事业来帮助更多的人。其中的一项内容就是支持建筑设计,它负担着普利兹克奖在评选和组织过程中的全部费用。但没有一个凯悦基金会或者普利兹克家族的人和评选过程有任何关联。评委会独立做出选择。我和评委们密切配合,收集各种资料并为他们的考察旅行做准备,但我也不会将自己对于建筑师的个人意见表现出来。我的工作需要保持中立性。

玛莎索恩:我记得他实际上已经在威尼斯建筑展上做过建筑装置,也在其他的国家展览过,当然,目前都只是一些装置艺术,但他实际上已经具有了国际化的视野。我想可能可以从两个方面来回答这个问题。首先,我认为这对他建筑的深层理念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和改变,因为,他是思想上非常强势的人,我的意思是说他的思考方式非常清晰。另一方面则是,如果要在其他的城市、国家、文化中去做建筑,任何一个好的建筑师都会倾听当地的文化、语境和氛围,然后再去根据具体的地点去设计建筑。所以,假如王澍去做一些国外的项目,我相信他的深层理念并不会发生太大的改变,但整个建筑的呈现方式将会不同。

玛莎索恩:我们试图建立一个多样化的、独立的、知识丰富的评委团体。当张教授加入进来的时候,我们是希望能够有一个来自亚洲的评委加入这个团体中,因为前任评委、来自日本的建筑师阪茂卸任了。作为麻省理工大学建筑系前系主任、教授,张永和充分理解当今的建筑所面临的各种压力。我们希望他可以将他的很多观点带到评委会中来。

东方早报:你曾透露,王澍的提名并非个人申请的结果。我好奇的是,评委会是怎么注意到王澍的?

奖项执行主席玛莎索恩

评委会成员一年里会碰几次头,并一起考察旅行,在他们自己的旅行途中也会去考察一些建筑。然后独立地做出谁将是今年的得主的选择。这个决定通常是在一年的头两个月里做出的。

重要组成部分”

玛莎索恩:评委会通过对“已经建成的建筑”的考量来决定最终的胜者。评委会成员不会以建筑师是不是有名,或者是不是造了足够多的建筑来作为评判的标准。而王澍的作品非常有意义、品质很好且具有冲击力,所以他配得上2012年度的普利兹克奖。当然,在全世界范围内有很多很好的建筑师,但评委会认为王澍的已完成作品和从中显示的他创作的未来图景应该获得今年的普利兹克奖。

东方早报:评委会每年的工作流程是怎样的?

东方早报:此外,你也提到王澍作品的未来图景也是考量的标准之一。你指的未来的图景是什么样的?对中国当代建筑又将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中国有产生不同

东方早报:普利兹克奖的评委人选的产生方式和推举标准是怎么样的?2011年9月,张永和作为第一位中国评委入主普里兹克奖评委会。当时组织者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